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绑架的我遭遇了什么?羞耻吗?可以跑掉吗?
被绑架的我遭遇了什么?羞耻吗?可以跑掉吗?

被绑架的我遭遇了什么?羞耻吗?可以跑掉吗?

第一章失去的家人和忠诚的手下

  「社长,请上车。」

  眼前的安倍晋四弯腰打开车门,恭敬的站在那里。

  我苦笑了一下,虽然已经继承父亲的帮会半年多了,但果然还是不太习惯这样的氛围。

  我的名字叫内博云,是日本最大的黑帮结义社社长内博毅的儿子,我的母亲是中国人,叫甄忆,25年前的一次出国旅游,父亲和母亲一见钟情,虽然当时还不是社长的父亲受到很大的家庭压力,但仍然坚持和母亲结婚了,结婚后的第二年生下了我,可惜,母亲难产死去,父亲为了保护我不让像他一样走上黑道这条危险的道路基本从不允许我接触黑道,于是在父亲的庇护下我无忧无禄的度过了23年的安稳生活,不过这一切随着父亲的失踪都成了过去,即便前路再怎么迷茫,我也只有把父亲的基业继承下来,不然不光对不起父亲的嘱托,也会让日本的黑道发生巨大的动荡。

  其实一开始我也是极其担心的,毕竟我之前从未插手父亲的事业,毫无经验和威望。

  不过安倍晋四真是忠心耿耿,堂堂副社长,对我恭敬得连接送的车辆都要亲自安排,说是要报父亲的知遇之恩,而且办事井井有条,几乎每件事都会先请示我再办,凡我有疑问他都会认真解答,在他的帮助下我的生活十分轻松,看着日渐消瘦的晋四我不由得有些心疼,于是要求他好好休息,不必每件事都请示于我,你可以临机决断。晋四再三推辞最后还是接受了。自此以后我的生活更加悠闲了,除了要每个月去结义楼一次其他时候就是到处游玩。

  只是说起来,我心底最信任的人,还是父亲从小就安排在我身边的达也和源光。

  毫无疑问,这兄弟般的两人,才是对我最忠心耿耿的。

  「达也,源光,陪我一起吧。」

  我招呼着钻进车里,坐在以前只有父亲才能坐的位置上。

  达也还轻轻的开了一句玩笑:「少爷还真有老爷的风采了,上个车都这么酷。」「就你话多。」车已经启动了,安倍晋四还立在原地,面带微笑的鞠着躬。

  我也没太在意,转头看向窗外,路边人和景物都飞速后退,每次驰骋在这条去往结义楼的路上,我都会忍不住思念起父亲。

  虽然他失踪已经一年了,但是我的内心仍抱有那一丝丝的希望,只要没见到尸体,我相信终究会有一天再见到他的!

  「话说少爷、源光,你们听说了么,最近东街不太平,有神秘组织出现。」「呵,你又在夸大其词吧。」源光对达也表示不屑。

  达也勾了勾手指:「错错错,我可是听到不少警方的内幕消息,听说那个组织是一个研究各种非法药物的,说不定有哪种药可以把源光的鸡鸡变没哦,哈哈,源光要变成女孩子了……」「你这个白痴,我真不想和你坐在一个车里!」「呀呀呀,源光你要是变了女孩子会让兄弟先爽爽吗?」哎,达也这家伙又开始乱来了。

  我颇为同情的看着源光,嘴上他可从来都占不了便宜,可没想到这时达也竟突然表忠心般的捏起了拳头:「我觉得你至少得让咱们的处男社长来一发吧?」「达也你给我闭嘴!」我窘迫的怒喊了一声:「老子已经瞄上上原家的小妞了,很快就脱处给你看,你不准再提这件事!」「哈哈哈,社长我很期待哦,要不要帮你录个像留念?」「社长,要不要我帮你把达也扔下车?」「扔了扔了。」我顺势露出凶恶的表情。

  「呀买碟!」达也怪叫起来:「源光你这个混蛋,打架厉害了不起啊。」「哈哈哈哈。」看着两个活宝似的兄弟,我开怀大笑,这样的生活真是不错……「咔!」可突然,车窗升起了铁扇叶,那是这辆车的防弹系统。

  「怎么回事?」

  我心中一惊,源光和达也更是立刻进入了紧张状态,掏出手枪把我护在中间。

  这时,我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低头一看,竟然有烟雾从车坐下喷了出来,我心中升起了极为不好的预感,刚吸了一口,就感觉大脑有些眩晕了。

  「妈的,你在干什么!」源光猛然把枪指向了驾驶员,但驾驶座和后座贱突兀出现的一道铁扇叶让他的努力成为了泡影,我们被封死了,刺鼻的烟雾很快让我失去了意识。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个人赤身裸体的躺在一个约有100平米的房间里,我明白自己恐怕是被绑架了,毕竟我是结义社的社长,父亲教导我遇到任何情况都要保持冷静,所以我没有慌乱,而是开始观察环境。

  这个房间的墙壁是镜子做无论往哪里看都能看到自己,墙上有一个电子钟显示现在是我昏迷三个小时后,房间的右上角是一张木质平板床,铺陈着白色的床单与薄被,右侧中央放置有一个足有70寸的大电视,不过没有开关和遥控器,左侧是宽敞的厕所和浴室,不过厕所和浴室的墙壁就是透明的玻璃,完全挡不住视线,左下角放着一个白色立式书柜,上面摆满了关于女人的服装打扮以及保养的书。旁边有一个小木桌,上面放置有一台电脑,可惜上不了网。我找遍整个房间都无法找到和外界取得联系的方法。

  「喂,告诉我,你们抓我是什么目的?」

  我在房间里朝着可能藏有监听设备的地方都大喊了一遍,可是过去了很久也没人回答我。

  我不由得有些恼火,这帮家伙究竟是在搞什么鬼,绑架不是该有人出来谈判什么的么,至少也得来个人恐吓我一下啊,这么把我放在一边,难道想先把我关得失去锐气?

  哼,这种小伎俩,我可是内博毅的儿子,才不会那么容易屈服的。

  正当我越来越不耐烦时,门突然开了,进入我视线的竟然是一个一丝不挂的高挑熟女,她的容貌极美,一头金色大波浪披在光滑的裸肩,满脸春色的款款向我走来,将她成熟的身体曲线毫不遮掩的展现给我,没有一丝羞涩。

  这是什么套路,色诱么……

  我楞了一下,呼吸略微急促,那个金发熟女已经离我很近了,她那随着步伐弹跳的双胸十分宏伟,不由让人生出一种想要把脸埋进去的冲动。等再近一些,略呈深红色的乳晕已经清晰可见,两只诱人的肉球上各有一粒黄豆大小的乳头傲然挺立,莫名的勾动着我内心的火热。

  金发熟女最终停在了我触手可及的距离,她大胆的对着我,用指尖搔动着她自己金色的阴毛,那略微突起的诱人桃园谷也被剥开了一丝肉缝,立时便有淫水涌出,顺着羞耻的金色阴毛和大腿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这画面对我太过刺激了,我的下体已经悄然挺立,对于一直过着普通日本学生生活的我来说,av虽然看过不少,但还是个处男,这么漂亮的女人以如此劲爆的方式出场我还是第一次见,我真的无法预测,如果下一刻她丰满的娇躯压在我的身上,我会有什么反应。

  第二章监禁的开始和可怕的真相

  「不能上,事有反常必有妖,内博云,你一定要控制住自己啊!!!!!」我努力的在心里提醒着自己。可是一个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在我心中轻吟道:「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怕什么?反正都被绑架了,有送到嘴边的美女为什么不上?看那泛滥的蜜穴是多么需要男人的安抚啊!」正当我心里天人交战之际,金发美女不满娇哼了一声,竟然扑了上来,一把把我的头按在她的胸前,丰盈的乳肉包裹着我的脸颊,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柔软香滑,我的脑子「轰」的一声像是要炸开,变得几乎不能思考。

  她越压越急,甚至把我压倒在床上,这时我不知是太过兴奋还是有些缺氧,唯一还能感受到的,就只剩下她热情的扭动和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到我掌心的丰满臀肉了。

  我挺了几下腰,终于被一种让人颤抖的温暖包围,那种感觉让我下意识的用力抓捏起手中的嫩肉,像是要在温水里做出最后的挣扎。

  在我身上疯狂扭动的女人发出了满足的声音,扬起身来,让我终于可以自由呼吸。

  但此时我已经完全不能掌控自己的注意力了,满脑子都是下体被一种奇妙的吸力疯狂纠缠的快感,催促着我疯狂的将骑在身上的金发美女顶得浪叫不断。

  我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太棒了」的念头。

  周围的一切都渐渐模糊了,我像是一只野兽一样,猛的翻起了身来,将那具柔软丰满的身体压在了身下……当我醒来后,女人已经不见了,昨夜激情的痕迹也被清理干净,如果不是我身体的疲惫和记忆还在我差点都以为昨晚是一个春梦了。电子表显示现在已经下午一点。我运动了一夜现在又渴又饿,发现桌子上摆着几套叠的整齐的衣服和一份丰盛的食物,我立刻扑了上去大快朵颐。

  经过一夜的激情我已经想通了:不必担心什么,因为我失踪了,结义社的兄弟们肯定会搜遍日本的每一个角落来找我,很可能绑架我的人已经被锁死在了日本,结义社的兄弟们正在缩小包围圈,他们知道唯一的生路是我放他们一马,要不然不能解释为什么绑架我的人会让一个极品美女来供我驰骋,他们一定是希望我看在这个美女的份上对他们手下留情。

  正当我吃的正嗨的时候,大门突然打开了,一个长相普通的女人走了进来。

  「您好,内博社长。」她礼貌的向我打招呼。

  我放肆的吃着东西,正眼都不看她一下:「我不想知道你的名字,你也不和我的口味,告诉我,什么时候放我走?」在我看来,这个女子是来向我求情的。

  这个女子笑了笑,说:「社长大人倒是霸气,看起来是不怕我们做什么了?」「你们能做什么?你们敢做什么?杀了我?你们敢吗?」我一脸不屑的说道:

  「真敢对我做什么用拿个美女来伺候我?你们求饶的心思我明白了,先把我和我兄弟都放了,再把昨天那个美女给我,我可以考虑饶你们一命。」「恐怕以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那个女子的脸上突然充满的嘲讽的笑容:

  「但愿我今天做的事能让你明白自己的处境。」这时候,门外突然闯进来几个彪形大汉,他们把昏迷的源光扔在了床上,便和女人一起转身离去。

  我怒吼道:「你们对源光做了什么?」

  那个女人回过头来,带着莫名的笑意轻轻的说了一句:「秘密。」然后悄然而去。

  「源光,源光,醒醒啊。」我使劲的摇晃源光,终于把他摇醒了。

  「少爷……你没事吧?」源光一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的安危,我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

  「我没事,你怎么样?达也呢?」

  「我和达也一起装晕找机会逃跑,不过我被抓回来了。他们给我喝了一种药水,然后把我打晕,醒来我就在这里了。少爷你安然无恙真是太好了。」「药水?最近东街闹事的神秘组织貌似就在研究各种神秘药物,看样子应该是他们绑架了我们,等出去后我一定要把他们碎尸万段。」但想到刚才那个女人意味深长的笑容,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自从那天开始,兴许是药物的问题,源光的身体情况不太好,不断地呕吐,什么都吃不下去,身体就像火在燃烧一样烫,一个一米八的壮汉不断的消瘦下去,我十分的心疼,只能尽量照顾他。

  一个星期后,源光的身体貌似恢复了,身体不再发烫,呕吐也终于停止了,最让我欣慰的是他又吃得下饭了,不过兴许是大病初愈的原因,他吃的饭量只有以前的一半。身高好像也矮了一些,也许是饿的吧。

  我本以为以为药效到此就结束了,可是从第二个星期开始,源光的身体发生了更大的变化……因为无事可做,所以我和源光会互相打闹来打发无聊,在打闹的过程中我能感受到源光的力气变得越来越小,现在比赛掰手腕我已经能轻松击败他了——源光到底怎么了?而且更让我吃惊的是源光说他感觉自己胸口有些难受,我让他脱下上衣一看,他的胸肌不再是棱角分明的肌肉块,而是像一般比较胖的人的胸部,或者说比较平胸的女孩子胸部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明显意识到源光的胸前有两团肉开始突起,透过衣服能明显的注意到变大的胸部,胸上的小点也一天比一天明显。

  他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开始有点发白,皮肤变得有些油润反光,臀部好像变大了,他穿的裤子臀部现在有点紧,源光虽然尽力保持淡然,还对我说在这里吃的太好不锻炼都变胖了,但是我可以看出他内心的不安。

  源光被带来后的第三个星期,那个女人又来了,带着一帮彪形大汉把我和源光按住。

  「你要干什么?」我一点挣扎着一边怒吼:「放开我。」「没什么,尊敬的先生。只是给您的兄弟检查一下身体罢了,不必紧张。」见女人如此敷衍的回答我,我有些怒不可遏,不过她身边有这么多保镖,我根本打不过只能保持沉默。

  那个女人下令把源光的上衣脱下来,我放眼看去只见源光的胸肌彻底看不出来了。而是变得有点又白又圆像贫乳女的胸部,乳头也有些大。

  「发育还可以啊,看样子药效不错。」女人满意的用手揉了揉源光的胸部,用指甲轻轻刮了刮他的乳头:「才两周就有A的规模,你原来的胸肌功不可没哦。」「别碰我你这个碧池。」源光愤怒的说:「你到底做了什么?」「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扒下了源光的裤子。

  源光的腿毛基本不见了!我惊讶的看着源光,他的腿现在一根毛都没有,而且又白又光滑,简直像女孩子的腿。

  女人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腿,显得很满意,又脱下了源光的内裤。

  「天哪!」我不由得发出声,源光是我从小到大的好兄弟,我太了解他了,他的jj可是十分粗壮的,过去他没少跟我吹嘘他的尺寸和持久力,可是现在,我看到了什么?他的jj就像是一条蔫了的小黄瓜,无精打采的垂着,尺寸连过去的一半都没有。

  「少爷不要看!「一向坚强豪爽的源光居然因为羞耻有了哭腔。

  「没关系源光,我们是兄弟,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们都永远是兄弟。」「真是感人的情谊呢,不过您已经不能再称呼他为兄弟了,应该叫姐妹。」女人说完放声大笑了起来。

  「闭嘴混蛋,不过就是雌激素而已,难不倒我的!」女人听到这里,把脸凑了过来:「您确定是雌激素?这种东西我们药皇社可不用。“我沉默不语,内心默默的把药皇社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

  见我没有说话,女人对我说到:「您也应该明白一些药理方面的知识吧?那么请问,雌激素能改变人的身高吗?」说着站到了源光身边,只见她和源光差不多高。

  「您还记得她以前多高吗?」

  我沉默不语,源光以前足有183公分,比我高了半个头。

  「我的身高是170公分,您看,现在他是不是和我一样高?」源光和我痛苦的低着头,不愿接受这个现实。

  见我和源光低头不语,女人让手下把我和源光带到了镜子墙边:「再给你们看个地方好了。」说着,让手下强行把用力挣扎羞愧的满面通红的源光用抱着小孩撒尿的姿势抱了起来,将源光的jj和睾丸往上托了起来,露出了下面的一道小缝隙。

  「这是每个女人都会有的地方。」女人轻轻捅了捅后对源光说到:「你就好好享受身为女人的感觉吧。」「你到底给源光吃了什么?」「让我来告诉你吧,给她用的不是什么雌性激素,而是我们专门研制出来的把人变成女性性奴的药。」「什么?」我和源光不由得大惊失色。

  「吃下这种药的男人会在两个月内逐渐变成女人,而且会根据每个人的资质往最适合她的方向发展,她们的身体会性感诱人,她们永远饥渴难耐,没有男人根本活不下去,除非吃到解药变回去,否则她们只能永远做一个淫荡的女人。」听到这里,源光晕了过去,我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死死的瞪着她。

  女人对我眼中的怒火毫不在意,微笑的说到:「社长大人生什么气啊?您放心,我们不会厚此薄彼的,您也会体验到她的感受,一辈子既当兄弟又当姐妹,这种经历可没几个人能感受到哦——您应该感谢我们才对。」说完,女人带着手下转身离去,只留下晕倒的源光和愤怒的我。

  第三章源光的变化

  自从源光被灌下药后已经快一个月了,自从醒来后她就变得沉默寡言,和我刻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我理解她的心情:身为一个八尺男儿要当着自己兄弟的面变成女人是一种多么大的耻辱。我对此束手无措,只能默默的安慰她。

  在刚过去的几天里,源光的身体变化越来越强烈。我的头发才到脖子,而她的头发已经长到了肩膀,新长出来的头发也又粗又亮,一点也不像过去的头发。

  我能看出来,源光的脸部曲线正逐渐变得柔和,现在的她如果不仔细看已经很难看出过去的样子,她不敢正视她现在的面容,可是墙壁都是镜子,她想不看都不行。

  头部以下的变化更明显,她的个子明显减小了,现在已经比我矮了一个头。

  肌肉在继续萎缩,源光胳膊上原来那棱角分明的肌肉已经看不见了,我估计现在的她用两只手也不一定掰得过我一只手。

  她胸前的两团肉在疯狂的生长,每天都能注意到又变大了,我很难想像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乳头也变得像小指头一样大。现在源光的胸部已经可以称之为女人了,不过比较小。

  她的腰在变得苗条,就像以前我们看模特秀里的模特一样。

  门外的人每天都会送来换洗的衣服,他们送来的衣服都是刚刚符合我们身材的,源光根本遮挡不住源光的身体曲线,反而把源光的身体曲线更加凸显出来,我能注意到源光想穿宽松的衣服来掩饰身体的曲线,便把自己比源光大很多的衣服裤子给她,遮掩了她的身体曲线。可是当天晚上我们正在睡觉的时候突然被人按住扒光了衣服,等他们走了以后发现桌子上摆着一套透明的小号衣服和一条我尺寸的内裤,我和源光不由得一阵绝望,这帮混蛋连最后的尊严都不给我们了吗?

  源光不能光着身体,只能穿上那套跟没穿一样的透明衣服,连乳头和阴部的细节都能清楚的看见。

  换了衣服后,我注意到源光的jj已经只有小拇指大了,睾丸也看不见了,与此相对的下面的缝隙已经比上次看的时候大多了,大概有两指宽,恐怕很快源光就只能坐着尿了。

  夜里,总是能听到源光压抑的哭声,我能做的只有默默的陪着她,直到她睡着。

  时间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他能改变一切,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第二个月的时候,源光貌似把心态调整过来了,不再刻意远离我也不再可以掩盖什么,将身体大大方方的展现,我对她心态的变化感到欣慰,但是不由得想到不久后我也会和她一样,心中不由得有点恐慌。

  「一定要找机会带源光一起跑掉。」我心中暗暗地发誓。

  第二个月的日子,因为源光不再遮掩,甚至还主动告诉我身体的变化,所以她身体的变化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第二个月的头两个星期里,头发长到了背部后便不在疯狂生长,脸变得漂亮但带有一丝稚气,就像是刚上国中的国中生少年。

  全身还在变小,当然,胸部和臀部例外。

  她的身高已经只能到我胸口了,现在的她已经能像电视剧里的那些小女生一样的小鸟依人的依靠在我的怀里。力气也和一般的女孩子差不多,走几步也会累,怎么才能带着她逃跑呢?她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身高183公分的壮汉,而是一个身高大概只有160公分的弱女子了!

  源光的皮肤变得光滑而细腻,感觉嫩的一掐就能出水似的,手指变得修长,就像原家的小妞那双经常弹钢琴的一样纤细。

  她的胸部变化不管是上个月还是这个月都没有停止过,变大变大再变大,仿佛没有止境一样。如果这么下去恐怕尺寸会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源光现在非常放的开,主动让我摸摸她的胸,我抓住她的乳肉轻轻的揉捏的时候她的脸上会出现漂亮的红晕,揉捏她小指头大的乳头时嘴里会情不自禁的发出羞人的娇声。乳房的增大给源光带来了很多生活不便,送换洗衣服的人也有意识的送来了内衣,当然,都不是什么正常的,什么三点式,比基尼,有的甚至连乳头都挡不住。源光对此倒是并不在意,甚至干脆舍弃了那套透明服装,只穿着那些诱人的内衣,像走T台的模特一样,面对这种诱人的情况我的下身经常不由自主的一柱擎天,但怎么能对兄弟发情呢?我不由得经常在罪恶感和源光的诱惑力之间挣扎。

  她的腰部也在继续缩小,当然没有胸部的变化速度那么快,从上方看根本看不到她的腹部,胸挡住了视野,而且腹部也没有一点腹肌的痕迹,非常平坦。

  她的臀部在骨盆的扩大和脂肪的堆积下正在变得滚圆而巨大。虽然比不上乳房的速度,但是臀部还是越来越诱人,如果穿以前的裤子怕是根本穿不进去,所谓「丰乳肥臀」中的肥臀应该就是这样,完全无法用丰满来形容只能用滚圆来形容的臀部,我看的那些模特和av里没一个能和她的相比。

  在这两个星期里,变化最为突出的还是两腿之间的变化。睾丸早在上个月末就看不见了,她的jj越来越短,以至于根本没法站着小便,第一个星期的末尾就只能坐在马桶上了小便了,而到了第二个星期,源光告诉我:jj已经变成比黄豆略小的阴蒂点缀在阴道的上方。还主动给我剥开看了一下,他倒是完全不在意,可是我在意啊,难道吃了那种药就会变得这样不知羞耻然后逐渐变成一直饥渴的性奴吗?我本想告诉源光收敛下,但是想到她好不容易才解开心结正视一切,如果我的话伤到了她的心怎么办?就没说什么。

  第二个星期的末尾,她的下身已经和女性的一模一样了,外阴内阴,大小阴唇,还有jj变的阴蒂,但我不知道里面是不是也一样,她给我表演了往阴唇插手指以表示她下身现在的状况,最多同时插了三根。

  离变化结束只有两个星期了。

  第四章童颜巨乳的辣妹源光

  最后的两个星期中,源光的身体变化不大,该变得基本都变完了,不过胸部的变化速度就没变慢过,现在的尺寸足有馒头大,性状是圆润的半球型,按她自己的说法:她的女朋友也就这么大了。源光的女朋友我见过,胸是36D,尺寸非常宏伟,我和达也没少羡慕她有这么大胸的女朋友。源光比她女朋友的胸小一些,不过因为个子比较小而且腰很细的原因看起来比她女朋友要雄伟的多。如果胸一直这么发育下去迟早会让他女朋友都掩面而奔。

  腰很细,但是在她的身上很好看,与大胸翘臀一起构成了优美的s型曲线,古代楚王所好的细腰也不过如此了。

  臀部也基本不变化了,因为已经完美,浑圆和坚挺,拍拍还很有弹性,我没见过能和她相比的。

  下体方面,外表没什么变化,但是她每天晚上总会觉得阴道里面痒,总是禁不住用手指挠挠下面,应该是里面再发育才会这样。

  到了两个月完了的时候,一天早晨源光捂着肚子躺在床上说肚子疼,掀开被子一看,月经来了。

  源光突如其来的月经让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她现在不再是原来的源光了,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女人了!我该怎么面对她?

  源光面对月经是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正当我准备安慰她的时候她却突然对我说:「社长,既然月经来了也就是说我已经是一个女人了对吧?那要不要等月经过了之后我给你来一发帮你把处脱了?」我被惊的目瞪口呆,连忙拒绝:「你是我兄弟,我怎么能这样呢?」「没办法啊。」源光脸一沉说到:「药皇社说过这是把人变成性奴的药,既然我已经变成了女人,他们随时都可能把我抓去变成性奴,现在形势比人强,如果他们找别的男人强奸我,我毫无办法,与其第一次被一个陌生人夺去还不如给少爷。所以少爷,上了我吧!」我无言以对,因为源光说的都是实话,看着源光那渴求和充满期望的眼神我只能答应她的要求。

  在经期这几天里,门外的人送来了女人用的棉垫,源光在这几天里总是故意给我展现她的美丽来诱惑我,在她的展示下,我才发现源光的形象就像是童颜巨乳的国中生,长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齐臀长发,个子大概只有不到160公分,脸上有几丝稚气,还带着几分婴儿肥,体重也很轻,能轻松的用公主抱的姿势抱住,不过身材完全不像是国中生,更像是诱人的模特。下面粉嫩的小穴外排列着整齐的阴毛,形状十分可爱。


  【完】